忘记密码?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会员中心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台管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巧遇土里蹦(续集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7-12-22 21:05:08    作者:薛宇翔   浏览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巧遇土里蹦(续集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山小学五3班:薛宇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接上巧遇土里蹦:点击阅读上一集)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见好多大树,不过都是光秃秃的像扫把一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些美丽的树啊,一直伸到你们那边,还长了叶子,真丑。”土里蹦先生说,是不是搞反了?我看到的树,是那边的树根,嗯?对!一定是这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土里蹦先生又说:“这树上会长东西,好好吃呀!你是不是也跟我们一样,挖呀挖呀,挖东西吃?”“也可以说是,不过,那东西叫土豆。”我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,我就是在土豆林碰到你的。”它说,“你还骂我是小偷呢!”“本来就是嘛!”我嘴硬,顶了一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跟你吵架,你要不要尝尝那、那个啥?哦,土豆”土里蹦先生和蔼地说,好像是它在请客。“这是我家的土豆,”“我强调了一句,我家种的!”“你家?我这里的朋友都这样:只要想吃,随便拿,没有什么地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反正是我家的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吧,我带你去瞧瞧麻屋子红帐子果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麻什么红帐果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到了你就会知道,别说话,眼睛也闭上!”它又以一种命令的口气说,“一二三,三二一,走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觉一下天昏地暗,但不出五秒,就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睁眼吧!”原来是土里蹦先生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见这里横七竖八地长着一个我非常熟悉的果子———花生。我问道:“这就是那个麻什么红帐果?”“麻屋子红帐子果!”土里蹦先生答道。“这是花生。”我纠正道。这真是奇怪的名字,跟个谜语似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花生就花生吧,我还要找鞋子呢!”土里蹦先生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家的花生又要遭殃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吃起花生比老鼠都快,不一会儿,便地都是花生壳。它挑选了一只,套在脚上,正合适,又满意地跺了跺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吃了几颗花生,有点做贼的感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有家吗?不会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吧。”我问道。“你想瞧瞧吗?有好几个呢!”他答着。“你是不是经常搬家,像蝴蝶追寻花朵一样?”“蝴蝶?花朵?不懂,不过你要看,我就带你去吧!闭上眼睛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乖乖的闭上了,只觉得眼里一黑,耳边一静,又恢复到了往常的样子,我睁开了眼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水泥铸成的圆柱的固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天中午,这个东西从上面慢慢落下来,哇,顿时屋顶就塌了!”土里蹦先生竭力做出悲伤的样子,说着,“我爸就是在那时候瘸了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起来了,这是个桥墩!不过资金不足,又不建了,只是打进去了个桥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还有吗?”我好像有点着急,后来好像又自觉地闭上了眼睛。他又带我蹦了过去,不过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话:“真自觉,都不需要我来喊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当然是忍气吞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到了!”我睁开了眼睛。到处是黑的,大的洞,像一双双无神的眼睛。“那个时侯,有一个铁家伙钻来钻去的,家具都坏了,那家伙就像旋转的铁塔一样,声音可大了。”土里蹦先生回忆着说,“还好那时,我们一家在外面旅游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,”我伸了个懒腰。手碰到了上面的泥土,“这土真硬啊!完全不像土。我又轻轻地锤了一下,跟石头似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是以前的土。”土里蹦先生又陷入美好的回忆,“那时候,土豆是软软的。大片大片的土地都任我们土里蹦驰骋。现在,上面到处都在轰隆隆地响。昨天柔软的土地,到今天,就可能和石头差不多了。”“我头上的包,”他指了指头上的一块凸起的地方,说,“就是磕出来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本来还以为,他本来就该像土豆一样凹凸不平,结果那包是他直接蹦出来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摸了摸他头上的包,像是在摸自家的土豆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疼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疼了——对哟!我是你挖土豆果的时候碰到你的,你的那东西差点把脑袋挖掉了,还好我反应快,哈哈!”土豆蹦先生又提起那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、再见,土里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起挖土豆,我想我该回家了——我的活还没干完呢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玩这么久了。我得回去了。”我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别急,难得有客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爸妈会担心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行,还有好多事可以做呢!我藏了许多古时候好看的宝石和几个蓝色的有了很多花纹的瓶子。咱们可以去墓地练胆,可以去溶洞探险,可以去地下河漂流,也可以交其它地里的朋友。好多好玩的。你不去吗?卷毛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得回去,我肚子也饿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吧。不过,想来的话就来这儿敲地三下,要用工具锤。闭上眼睛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觉“嚯”的一下,我就重见天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愣那干嘛,快干活!刚才你跑哪去了,怎么像个土里蹦?”爸爸应该是挖完了东头的,来我这儿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我震惊于爸爸的速度时,我才发现,地上的土豆全被翻了出来!这下,我就只是轻轻摘下就好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定是他干的,是好心的土里蹦先生帮了我的忙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赞一下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栏目更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栏目热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站首页 | 学校地址:重庆市忠县忠州街道香山路2号 | 站长QQ邮箱 :532171147@qq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站备案号:© 渝ICP备17003563号   后台管理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